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崩潰大哭

小說:超強瓷婚:超拽新妻來入局 作者一世溫良 更新時間:2019-10-31 18:06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開始變得越來越尷尬,而就在湯婉瑩往下痛苦地說話的時候,此時此刻的宋如意角的自己再也沒有辦法聽下去了,她實在是心疼面前的這兩個孩子。

耳邊傳來了噠噠的高跟鞋的聲音,扭過頭去一看才發現,這一大清早的,唐玲早就已經過來上班了,穿戴整齊。

看著面前的宋如意臉上的表情如此的心疼,而這個時候的唐玲也是忍不住察覺到了事情仿佛是有些不太對,在門口之處站了一下,往里面看了看才發現,屋子里面的兩個人正在互相看著對方。

湯婉瑩的聲音聽上去充滿了痛苦:“我們兩個人以前的時候也算是有過愛情的,但是為什么?但是為什么你一定要把我變成這個樣子了,難道你真的覺得這樣是好的嗎?你又不喜歡那個孩子,你為什么一定要留著那個孩子。”

眼淚瘋狂地在眼角的地方流落下來,而這個時候的面前的費冷剎只是靜靜的沉默著,一言不發的聽著對方在自己的耳邊嘶吼:

“看在我們兩個人也曾經在一起這么長時間的份上?看在我們兩個人都已經有了孩子的份上,你能不能饒了我這一次!我們兩個人以后再也不要有什么瓜葛了,我們兩個人早就已經離婚了。”

此時此刻的湯婉瑩越說越激動,而門口的唐玲看得膽戰心驚:“他現在的身體這么虛弱,如【零零看書00kxs】果要是在這么激動的話,恐怕過一會兒又得暈過去,要不然還是讓費冷剎趕緊離開吧。”

唐玲就這樣,一邊說著一邊想要走進去,但是還沒有來得及走進去呢,自己的手卻突然之間被一個人給抓住了。

宋如意也是同樣頭疼的回答著說道:“先讓他們兩個人都冷靜一下吧,這兩個人之間有誤會,如果要是這個誤會不解釋清楚的話,這兩個人還會痛苦很長一段時間的。”

作為一個孩子的母親,他的心里面自然是清楚的,現在孩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想必湯婉瑩的心里肯定是特別的崩潰,所以這才會不管不顧的直接到家來要人。

看著病房里面的這兩個人無比痛苦地糾纏在一起,面前的唐玲也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靜靜的沉默的站著,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究竟應該做些什么好。

屋子里面的兩個人的心情沉悶,耳邊滿滿的全部都是湯婉瑩的懇求:“從我們兩個人離婚的那一刻開始,從我們兩個人離婚的那一刻開始我們早就已經沒有可能了,而且法院都已經把孩子判給我了,都把孩子給判給我了。”

她就這樣一邊說著還一邊慌慌張張的在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機,隨隨便便的在相冊里面翻出了一張孩子的照片。

照片上的孩子笑面如花,而這樣的笑臉更是讓此時此刻的湯婉瑩心疼:“你能不能把孩子還給我,只要你把孩子還給我了,你讓我做什么事情我都是愿意的,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我只要我的孩子,這是我的孩子呀。”

輕輕的

撫摸著手機上的照片,此時此刻的湯婉瑩忍不住在心里面想起了當初和孩子一起打打鬧鬧的場景,而以前時候的所有的美好景象都讓他更加心疼,都讓他更加難受。

面前的費冷剎就像是傻了一樣,只是在那里重復的說著:“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我怎么可能會無緣無故的把你給落下了,我真的是有苦衷的,我真的是有苦衷的呀。”

心里面的痛苦不言而喻,可是這個時候的他還是不能說出自己的苦衷,眼睜睜的看著被面前的人誤會,現在的她也是第一次感覺到原來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無能為力。

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真的是太沒用了,我真的是太沒用了,我想自己最想保護的人都沒有辦法保護好,我真的是太沒用了,我都已經說過會好好照顧你和孩子的。”

越說越痛,以前時候的那種高高在上的總裁氣質早就已經消失不見,而這個時候的連外面的宋如意和唐玲都已經察覺到了屋子里面的壓抑。

眼睜睜的看著面前的這兩個人陷入了死循環之中,此時此刻的唐玲忍不住了,急匆匆地在那里丟下了一句:

“不能讓這兩個人再繼續這樣下去了,如果要是再讓這兩個人吵下去的話,湯婉瑩的身體肯定是承受不住的,我們必須趕緊去阻止一下才行。”

手里面的聽診器看上去微微的有些發抖,而這一次的宋如意并沒有阻攔,他只是有些頭痛的扶住自己的額頭,靜靜的依靠在門邊,眼神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病床上的湯婉瑩。

看著自己面前的湯婉瑩哭得梨花帶雨,唐玲趕緊上去抱住對方的肩膀:“你先不要激動,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特別的著急,但是沒關系的,孩子一定會找到的,我們家里面現在都在找孩子呢。”

說完這話之后的唐玲對著身邊的費冷剎翻了一個白眼,如果要不是因為這個男人咄咄逼人的話,現在的湯婉瑩肯定也不會痛苦成這個樣子。

她就這樣安慰著在那里說道:“孩子肯定是沒事的,但是你現在得先把自己的身體養好才行,如果要是到時候孩子回來了,但是你的身體就垮掉,那你不是還不能和孩子在一起嗎。”

白大褂的一角已經被哭濕,而聽到這話之后的湯婉瑩無可奈何地將頭扭到了一邊,眼淚依然是控制不住的,但是整個病房里面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那種嘶吼一般的聲音。

看了看面前的費冷剎本來還想要說些什么,唐玲趕緊地皺了皺眉頭:“你先出去吧,現在她需要靜養,如果要是真的有什么事的話,到時候跟我說,我一定會把你的意思傳達清楚的。”

唐玲就這樣,一邊說話還一邊瘋狂的對著自己面前的費冷剎使眼色,旁邊的宋如意看到這樣的情況也是適時的走了進來,拉著自己的兒子便直接走到了病房門口。

她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孩子,強扭的瓜不甜,我知道你現在心里肯定是特別的著急,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但是你也應該注意方式方法才行,如果要是一味的如此的逼迫的話,到時候只會讓他的身體更糟糕。”

醫院里面已經開始逐漸變得熱鬧起來,昨天晚上休息了一晚上的病人都已經開始紛紛走出來,想要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此時此刻的費冷剎一個人靜靜地在走廊里面坐著,臉上的表情看上去是如此的凝重,凝重到身邊的小護士走過都感覺到心驚膽戰的,走路的聲音都比平常的時候輕了不少。

好不容易才終于將病房里面的湯婉瑩哄睡著了,當下里的唐玲有些疲憊的走了出來:“她這兩天的情緒一直都是特別的不穩定的,我希望你們能夠多多的理解她一下,可千萬不能再繼續刺激了,不然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孩子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找到,雖然說知道孩子的事情和徐依依肯定是脫不了關系,但是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哪來的本領,竟然能夠將孩子藏得如此的嚴嚴實實的。

正在這里想著,面前的唐玲繼續往下說道:“現在他的身體非常的虛弱,我希望你們兩個人還是少見面吧,如果要是出點什么事?到時候你肯定會更加后悔的,自己好自為之。”

說完這句話之后的唐玲直接大步流星的離開,只剩下身后的費冷剎靜靜的發呆,當天晚上,就在他有些頭痛地在醫院外面站著的時候,卻突然之間看到面前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湯婉瑩身上的病服已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自己來的時候穿的衣服,正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在前臺,不知道辦理些什么。

手里面的大包小包仿佛是預示著什么,而在搬完東西之后,湯婉瑩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往外面走著,看到這樣情況的費冷剎還忍不住在自己的心里面愣了一下。

他直接猛地一下走上前去:“醫院里面都沒有說你可以出院,現在偷偷摸摸的想要走,怎么?難不成真的不想要自己的這條命了是嗎。”

看著面前的湯婉瑩大包小包,而這個時候的費冷剎又是心疼又是生氣,聽到這樣聲音之后的對方猛地一下子轉過了自己的頭來,眼神里面看上去是如此的差異。

兩個人靜靜的聽著對方互相看了一眼,就在費冷剎想要繼續往下說些什么的時候,面前的湯婉瑩的眼淚卻是突然之間奪眶而出。

她狠狠地將自己手里面的背包扔在了地上:“到底是為什么?為什么哪里都有你?你把我的孩子還給我,你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死命的敲打著對方,而這個時候的湯婉瑩簡直是想要把自己這幾天所有的心情全部都發泄出來,手都已經有些微微發痛了,但是依然在那里不停的哭著喊著。

她崩潰一般的說道:“就算是我求求你了,我現在真的離不開那個孩子,我現在是真的沒有辦法離開那個孩子了,那個孩子就是我的命/根子,你把我的孩子還給我,你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加拿大pc28全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