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手筆升擢、談判開始

小說:崇禎八年 作者我愛肥豬豬 更新時間:2019-12-06 06:17
昭仁殿中的議事一直持續到下午酉時方才散去,具體過程旁人不得曉,只是隱約聽說皇帝發了脾氣,就差掀桌子罵娘了。

不過議事過后的第二天,圣旨就下來了:朝廷重開五軍都督府,各都督府左右都督、都督同知、都督僉事等主官名單將由兵部上報司禮監,由皇帝閱示后予以批準,并盡快行文天下,咸使與聞。

但與國初五軍都督府有所不同的是,都督府各堂上官雖也列班朝堂,但除卻軍國大事外,對朝廷其他政策的制訂均無建言之權,這就代表著明確的文武劃分。

五軍都督府統掌天下兵馬,制訂大明所有涉及軍事行動的具體方略以及投入的兵員人數,但它只有統兵,卻沒有調兵權,調兵權在兵部,兩個衙門形成互相鉗制的態勢,以防任意一方權力過大危害到大明國家安全。

過了幾天,又有一道圣旨自宮內發出,這回是一系列有關人事任免的圣旨。

晉首輔、東閣大學士溫體仁為文華殿大學士,正一品,仍舊擔任內閣首輔一職。☆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晉薊遼督師、東閣大學士孫傳庭為武英殿大學士,正一品、內閣次輔,免去去薊遼督師一職。

晉宣大總督盧象升為武英殿大學士,正一品。內閣輔臣,免去去宣大總督一職。

晉東閣大學士陳奇瑜為武英殿大學士,正一品,內閣輔臣。

晉東閣大學士李邦華為文淵閣大學士,正一品,內閣輔臣,免去其督察院左都御史一職,其職位由右都御史施邦曜接任。

晉東閣大學士侯恂為文淵閣大學士,正一品,內閣輔臣。

晉東閣大學士范景文為文淵閣大學士,正一品,內閣輔臣。

同意原內閣輔臣、東閣大學士王應熊、張至發致仕請求,特賜兩人玉如意各一對并賜銀兩千兩,并分別派遣一隊錦衣衛護送其回返原籍。

大明的三殿二閣大學士制度雖然設立已久,但大多數閣臣只做到了兩閣大學士的位子,至于三殿大學士品級,已久是多少年未見了,沒想到皇帝這次一下子給出了四個,堪稱有明以來最大的一次賞擢了,此舉讓文官們震動不已:老朱家終于出了個大方的皇帝。

圣旨明發之后,兵部武選司即刻全員出動,在兵部右侍郎劉元慶的率領下,攜帶圣旨出關前往沈陽,在傳達旨意之后,立刻開始深入各軍,復核各部上報的功績,然后盡快上報朝廷。

就在這一切事務有條不紊的進行中時,在京城驛館里等了幾天的范布隆霍斯特等人終于見到了大明朝廷的高級官員。

兩國特使是在報捷的隊伍進京后的第二天抵達京城的,在入駐鴻臚寺專門接待外賓的驛館后,兩國特使好好休整兩天后,提出了覲見明國皇帝的請求。

在鴻臚寺將事情奏報宮里之后,朱由檢特意將陳奇瑜招進宮里面談一番,然后將與兩國特使談判之事全權授權給了他。

“尊敬的陳副相,此為我國政府委托鄙人向明國政府遞交的國書,希望兩國政府能坐到一起,就兩國共同關心的事物進行認真嚴肅的談判,并在最后達成妥協和一致。

我們荷蘭政府對事情最后能有比較圓滿的結局持謹慎樂觀的態度,我方希望兩國談判代表能夠坦率的交換雙方彼此的看法和意見,為談判最終取得成功做出自己最大的努力!謝謝!”

鴻臚寺衙門寬敞的大堂內,一身大紅官服的陳奇瑜神情肅穆站在正中間的位置,正在接受荷蘭過特使范布隆霍斯特遞交的國書。堂中還有禮部尚書鄒維璉、鴻臚寺正卿李進番,以及司賓署署丞方用之等幾人,黃姓通事自然而然的擔當起了翻譯的職責。

“唔,本官雖不知你國為何而來,但亦會對貴使以禮相待,至于貴使口中所言之談判嗎,呵呵,且看看要談何等事情了,本官暫無法與你答復。

對了,本官要特與你介紹一位本朝名臣,鄒德輝鄒部堂!”

陳奇瑜接過范布隆霍斯特遞過來的國書后一側身,方用之趕緊上前接過退到一邊,深諳人心的陳奇瑜隨即把鄒維璉推了出來。

現在這種站立堂中接受國書的儀式讓他感到極度不適,對方對他的稱呼也讓他別扭,而稍后還要與對方進行所謂的談判,這讓慣于發號施令的陳奇瑜心中有些不爽。

談什么判?

爾等番外紅夷有何資格與本新晉武英殿大學士談?

這位老牌官僚雖說不懂如何談判,但對于如何掌控局勢卻是駕輕就熟,隨著他的話音落地,站在一旁的鄒維璉移步上前,沖著范布隆霍斯特笑著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然后笑瞇瞇地等著陳奇瑜繼續開口。

“貴使既是荷蘭朝廷特遣,那在貴朝應是擔當要職,此位鄒德輝鄒部堂之名貴國于貴國應是不小。”

陳奇瑜見范布隆霍斯特一臉茫然的神色,于是強忍著想要放聲大笑的沖動繼續介紹。

“鄒部堂現貴為我朝之禮部尚書一職,在朝中德高望重,深得圣上以及群臣之敬重;其升擢之前曾受皇命巡撫福建,并于崇禎六年指揮時任福建海防游擊、現為大明靖海伯之鄭伯爵,與貴國水軍大戰于金門料羅灣,這下貴使當有所聞吧?呵呵,呵呵呵呵!”

待黃姓通事將陳奇瑜的言語翻譯過后,一直彬彬有禮的范布隆霍斯特神色大變,并且趕緊右手撫胸,向眼前這個笑瞇瞇的白發老頭躬身行禮道:“哦,天吶!原來您就是鄒高官!您的大名在我們荷蘭海軍中傳播的很廣,已經可以和鄭伯爵媲美了!”

崇禎六年,荷蘭八艘大型炮船侵犯福建沿海地區,鄒維璉下令鄭芝龍率部迎敵,并在料羅灣一帶海域重創荷軍,擊沉四艦,重傷四艦,此役過后,號稱海上馬車夫的荷蘭對大明再也不敢小覷。

“好說好說,呵呵,所謂不打不相識,雖說幾年前那場沖突我大明小勝,但本官對貴國所用之巨艦還是印象深刻,看來貴國工匠與格物一事上倒是頗有令人稱道之處啊!”

鄒維璉笑著微微拱手回禮回應道,對于陳奇瑜的這種手段他當然是心知肚明,這就等于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在談判還沒開始前就占據了主動位置。

果然,范布隆霍斯特剛才于陳奇瑜對話時的氣勢消退大半,在說過幾句禮節性的話語后退到了一旁。

“陳副相,你好!我是西班牙王國政府特派大使埃特羅。蒙塔,這次我是受我們尊敬個國王陛下,以及我們西班牙政府首相岡薩雷斯先生的委托前來明國,就明**隊在臺灣島無故殺害我四十名西班牙軍人一事進行質詢,希望明國政府必須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復和相應的賠償,否則的話,我們西班牙政府絕不會容忍這種惡劣行為的發生!”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加拿大pc28全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