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1章

小說:餮仙傳人在都市 作者小小羽 更新時間:2019-12-06 02:01
不用他說,朱飛和古爭也已經看到了這一幕。

此時大長老樣子非常狼狽,在中間胸口的位置,半個個身子都已經消失不見,,兩只腿膝蓋以下也同樣消失不見,可以說,唯一完好無損的就是就是一塊燒的漆黑的手臂,和面容全毀,只剩下一半的腦袋。

原本血紅披肩的頭發當然無存,一直眼睛也爆開,點點鮮血依然不住的留著,這幅慘淡恐怖的模樣,讓他以為還是惡鬼出世一般。

這個時候對方的氣息快要跌倒了谷底,不用古爭他們出手,隨便一個金仙期的人都能結果了他。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替身之術!”

朱飛臉上沒有露出絲毫驚訝之色,仿佛知道對方會使出這招一樣。

不過對方消耗巨大代價,從中逃脫,也只是茍延殘喘罷了,最終也是難逃一死!

朱飛隨手一招,遠處亮光一閃,那柄巨劍極速飛來,再次出現在朱飛的手上,看著遠處的大長老,朱飛也沒有在發出多華麗的招式,只是把巨劍拋上天空,化為一道利刃朝著大長老極速射去。

雖然簡單,但是十分致命,這一擊之下必要他性命。

不過大長老看到對方攻擊到來,竟然沒有做出任何閃避舉動,反而丑陋的臉龐上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然后整個人更是肆意的狂笑出聲。

“哈哈哈哈。”

聲音起初很小,但是第二聲的時候就陡然變得巨大無比,在洞穴中仿佛炸起旱雷,不停的在回蕩。

在下面的已經降低一半的血湖當中,隨著他笑聲的增強,一個巨大的血柱沖天而起,瞬間沖向天空的那柄巨劍。

速度之快,讓朱飛根本來不及讓巨劍躲閃,整個巨劍直接沒入血柱當中。

不過僅僅一個瞬間,那柄巨劍就從血柱中沖了過來,只是身上原本凌厲的氣息消退許多,依然沿著既定的路線前進,速度明顯看出來慢了許多。

可是下一秒,朱飛單手一招,那柄巨劍一個旋轉,直接掉頭往會飛了回來,因為就在此時,又一道沖天的光柱升起,打在對方的路線之上。

“怎么可能!”看著大長老那微弱的氣息,竟然還能發出如此劇烈攻擊,而且看樣子對方一點沒有受到身上傷勢的干擾。

朱飛也面色凝重的看著對方,手中的巨劍陡然消失暫且被收了起來,他也不知道對方發了什么事情,正常來說,對方根本不可能有在戰的力量,那顆是自己用了不屬于這個境界的力量才能困住對方,發動這致命的一擊。

“時間終于到了,你們統統都要死!”這個時候,大長老臉上露出狂喜之色,對著他們瘋癲的喊道。

一聲聲晦澀難懂的咒語聲從他口中低語喊出,很快身后的大殿開始顫動起來,不禁如此,整個山洞也開始顫動起來,或者說整座山峰都開始顫動起來。

無數暴躁的天地靈氣在空中出現,所有人都發現有些不尋常,古爭他們發現自己的法術竟然因為狂暴的靈氣,都無法使用,即便勉強使出來,威力也尋常的三成都不到,基本上算是廢了。

這邊古爭哪怕武器也無法出去太遠,出去一段距離之后,就會和自己聯系斷掉,在嘗試遠程攻擊無果之后,古爭他們決定近距離上前,不管如何都要破壞掉對方的行動。

此時對方猖狂的笑聲又響了起來,隨著最后一道法決沖天而起,古爭他們感到空氣中出現一種詭異的氣息。

那是一種絕對的寂靜,仿佛整個世界都被剝離出去。

“快看,周圍墻壁上全是是血跡!”星彩一聲高聲提醒,讓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往兩旁看去。

此時不知道又從哪里涌現出無數的鮮血,從地面墻壁山洞上面,瘋狂的朝著那所大殿上澆去,整個大殿轉眼間就變成紅的發紫。

“開!”

大長老的身行自行飄舞起來,大喝一聲之后,身上的大殿慢慢溶解下來,露出來里面的情景。

一個巨大的血池在里面,看那范圍整個大殿就是為了掩飾它一樣,里面盛放著是一種金黃色詭異的血液,此時大殿已經完全溶解里面,而周圍的血湖之中的鮮血,也化作一股股螺旋一樣的巨大血柱,在空一個倒卷之后,紛紛朝著中間的血池里面涌入。

而大長老則是緩緩漂浮在金色血池的上方,此時整個山洞所有的血水全部都已經消失一空,全部都融入下面的血池當中。

只見在其上方的大長老用僅存的一只手,對著下面虛空一抓。

下面從始至終微微蕩起的水池,瞬間狂暴起來,一大股金黃色的濃稠血液從下面升起,化為一道沖天的血云,融入起大長老的身體當中。

金黃色的光芒不斷的大長老身上閃爍,斷裂的身體,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的生長著,可以說每一個眨眼間,一大塊血肉就會再次出現在他身上,斷掉的手臂和雙腿,殘破的身軀,幾息之間就依舊恢復如新,

而此時古爭他們,包括朱飛在內,包括還沒有來得及離開邊緣位置的元立三人,還沒有從那種狀態中恢復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大長老的氣息在快速的恢復著,一直恢復到他之前最巔峰的狀態。

可是,接下來更讓人震撼的一幕發生了。

在大殿里面血池里面的血液即將消之殆盡的時候,在那片空地上,一道道紅光陡然亮起,一個個早已經被刻下的陣法,一個個開始啟動,

一個個圓圈在地面亮了起來,每亮起一個,就會從里面噴射出一個巨大的血柱直沖山洞之頂,幾乎眨眼間就會有十幾道血柱噴起,足足上百道血柱升起之后,山洞頂上也同樣出樣一個巨大的陣法,密密麻麻閃爍著無數血色的光點,并且一個個開始連接起來。

每到幾個或者幾十個光點連接在一起,就會陡然一亮,一個個血色的符文,從上面飄然落下,而這個時候,血柱當中就會陡然消失一大截血柱,化為無數血點環繞在其中,在落入大長老的額頭之中。

那耀眼的血光充斥著整個洞穴,空氣濃郁的血腥之氣不用呼吸都能感受到,同時一股神秘的力量似乎在周圍開始回蕩起來。

而大長老一副享受樣子,閉著眼睛在淋浴著那血焰。

此時古爭他們也終于從那詭異的狀態中擺脫出來,下意識古爭就要沖向前,打斷對方的詭異的施法。

可是一只手在他剛想動身的時候,就已經攔住他身前。

“怎么了?”古爭一臉不解的看著朱飛,攔住他的正是他。

此時他一臉凝重的看著那邊,眼睛中的震撼之意依然沒有消退。

“我們怎么不去阻止對方?”這個時候,星彩他們三個也從后面飛了過來,看著他們幾個人原地不動,一臉著急的說道。

“來不及了,你們阻止不了,反而會受到嚴重的反噬,對方這是在用一種特別邪惡的方法,在強行進階大羅!”朱飛苦澀的說道。

“什么?進階大羅!”

古爭臉色一怔,不可思議的說道,其他也同樣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這大羅還能強行進階,簡直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是的,其實他本身并不是一個妖族,而是上古一位大能身上掉落的一塊血肉,不知道如何原因有了自己的意識,不過一般人都不知道,我也是偶然聽見我師傅告訴我一些秘聞的時候,沒想到他就是,我還以為他早已經云隕落!”朱飛面色凝重的說道。

“也正因為如此,他缺陷的太多,所以基本斷絕了他實力無限提高,沒想到對方竟然以乾坤血跡的方式來強行奪取別人的血肉魂魄,來強行突破自身的枷鎖,血魂大陣!”

此時不甘心的星彩偷偷拿出一柄飛劍,不過她也知道朱飛不會無故放矢,只是用一種柔和的力量扔了出去。

而這邊古爭他們根本沒有注意到,等到發現的時候,那柄飛劍已經飛出一半的距離。

“沒有任何事情,是不是其中有一些不同!”星彩的話還沒有說完,只看到旁邊的血柱之上一股血箭瞬間射出擊在飛劍身上,轉眼間飛劍就融化成一團血霧被血箭再次帶了回去。

而星彩的眼睛也在飛劍被擊中的同時,神情恍惚起來。

古爭見狀大驚,想要幫助他卻依然被朱飛給擋住了。

“你幫不了他,那道攻擊包含著無數冤魂的意念,不過他的攻擊并不強,引起的反擊強度不是很大,不會有什么問題。”朱飛沉聲的解釋道。

其他人一聽,也就打消了嘗試一番的念頭。

足足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在古爭擔心的目光下,星彩才恢復歸來,不過小臉煞白,呼吸急促,對著古爭點點頭,示意自己無大礙,又閉上眼睛,靜心恢復起來。

“難道我們就眼睜睜他這樣,我們不做一些什么嗎?”在一旁的元立,看著血柱的顏色越來越黯淡,而大長老的氣勢也越來越足,他們已經不知道他實力到底如何。

“沒關系,哪怕對方晉級大羅也無礙,只是強行突破,他永遠是戰力墊底的那個人,而且我會好好交他怎么樣做人!”朱飛眼中閃過一絲金光,一個玲瓏剔透的翡翠瓶子出現在自己手中,隨時打開拿出來吃下去。

這是一份強大的秘藥,可以讓自身的修為段時間恢復巔峰,作為代價就是五十萬年的壽命和五十萬年的虛弱期,在虛弱期當中,實力會跌為金仙初期,隨著時間才會慢慢一點點恢復,這也是他最后的一張底牌。

不過除了古爭之外他們幾個并不知道朱飛哪來的自信,只是看著古爭對著他們點點頭,示意他們要相信朱飛的話,這才把接下開的話給咽了下去,不過臉上依然還是憂心忡忡。

不過實到如今,哪怕對方進階大羅,也是最虛弱的時候,他們可不信之前的戰斗對方一點傷勢都沒有,至少現在拼命的話,還有一線生機,如果等到對方修養好之后沒那么除了等死之外,真沒有任何辦法了。

“咚咚”

這個時候,洞穴陡然響起一陣敲鼓的聲音,直接從他們心底深處響起,同時感覺渾身的血液動加快了流轉,仿佛有一股吸力從前面傳來,想要吸干他們身上的血肉。

“穩住心神,全力擋住對方的散發的氣息,這不是針對我們,而是無意間擴散的影響!”朱飛再次對著大家說道。

在洞穴發生異狀的時候,外面發生更大的震動。

在外面休養的蘭心眾人,在感覺到整座山峰猛然一顫之后,竟然開始緩緩的震動起來。

每個人都站起來,感受著地面的抖動,看著高聳入云的大雪山,蘭星咽了一口口水,不自信的說道。

“怎么回事?我感覺這座山怎么想要塌陷?”

其他人沒有回答她的話,其實他們都一樣,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

“看那些死去的妖獸,竟然風化了!”蘭心扭頭朝著驚呼道。

此時那些死去的尸體,仿佛死去上千上萬年一樣,身體一點點開始崩潰下來,化為一團白粉簌簌落下。

不禁如此,在面前的這座山峰中,一根根沖天的光柱從里面刺了出來,直沖云霄,連天上的云彩都被染成了詭異的紅色,方圓千里之內看的一清二楚,

一切詭異的情景讓他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接下來怎么辦。

噗!

一個戚祥重傷的隊員,突然感覺身體內一陣絮亂,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才覺得好受一些。

“我沒事,可能剛才那個妖族臨死的反擊太過強力,多休息一會就好了。”他看著眾人看向自己,不好意思的說道,可是話音剛落,臉色一陣潮紅,接連又吐了兩口鮮血。

而且這血竟然在空中一個轉彎,自行朝著遠處山峰飛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其他人也感受到體內的不尋常,臉色都有些不對。

“趕緊離開這里!這里有古怪。”受傷較為嚴重的蘭心此時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忍不住說道。

眾人紛紛點頭示意,其實出現這么詭異的情況,其他都想暫且離開這里,至于古爭他們幾人,他們的聚集在一起,肯定不會有任何事情。

很快眾人就起身,朝著山下飛去,準備先退出一段距離在說。

而在另一面的山峰底下,一群人已經浩浩蕩蕩的開始遠離山峰。

在此之前,聽從元立吩咐的雪山弟子,在感受到大雪山的不尋常之勢,也正巧從這邊下來,正好感受到旁邊的氣息,雙方欣喜的匯合在一起。

在霜兒和一些雪山長老的帶領下,他們朝著面前的方向遠離這邊,如果像朝著人類方向前進,那需要繞過大半個大雪山,實在太遙遠。

因為此時山峰較低的碎石,已經經不住雪山的顫抖,從邊緣處掉落下來,看來過不了多久,就會發生大范圍的塌方。

沒有了護法大陣的維持,大雪山也就和平常山脈一樣,經過他們戰斗的余波,已經有好多地方損壞,再加上這突如其來的震動,恐怕大雪山就會成為歷史。

雪山弟子一個哥互相攙扶著,快速朝著遠處奔去。

直到一口氣逃離到那些普通弟子氣喘吁吁,他們這才停了下來,可是這個距離對于大雪山來說,還是有點太近。

雪兒她們準備稍作休息一下,在繼續前進,直到他們認為安全的地方。

可是沒有等他們稍作休息,一群不速之客從前面一個轉角處出來后,迎面碰上了他們。

原本趙滿在抱著雪兒,可是這個時候她輕輕的把雪兒放在一旁舒適的地方,整個人怒氣沖沖的看向前面。

擋住他們的人正是越有上百個妖族組成的小隊伍,領頭的同樣是幾個天仙級別的妖族,其中正有霜兒的手下敗將習公子,在他身后正是一只和趙滿糾纏不清的狐貍精。

一時間,在這個不大的空地處,兩幫人馬相會對持起來。

所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兩撥人馬在這個地方不經意遇到之后,稍微一愣之后,根本沒有任何多余的對話,很有默契的直接朝著對方發起了進攻。

“你們這些人撤退,其他人給我上,不要放過對方!”霜兒對著后面的人群大喊一聲,看了一眼后面,此時大雪山晃動的浮動在這里都能清晰的看到,面色一凝,然后率先沖了上去。

一個想要遠離大雪山,一個想要支援大雪山,就這么不期而遇!

而這邊那些被暫且廢除修為的紛紛朝后退去,連同雪兒也被幾位女弟子一同帶往了后方,那些被元立帶出來的弟子則是抽出武器和對方迎了上去。

那些天仙級別的人相互找到對手,但是妖族這變得人數相對開說比他們要多出幾個,不過他們最為強大的習公子卻受了傷,因此霜兒一個人就直接拖住對方四個人。

而這邊趙滿二話不說沖著那個狐貍精沖了上去了,因為自己已經得知,最后就是狐貍精的故意引導,才讓雪兒上了當,這次遇到對方,一定抽他的筋,扒他皮,才能把自己內心的憤怒給撫平。

不斷的吶喊聲和手上的痛鳴聲很快就響了起來,偶爾也有一聲臨死前的慘叫。

戰斗一開始就進入了火熱狀態。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加拿大pc28全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