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犧牲代價

小說:九霄帝主 作者孤雁影 更新時間:2018-10-01 09:25
令炎煌想不通的是,秦陽是從哪里得到九陽天經的。

這篇太陽族的至高經文,只傳承在戰帝血脈里,他就是覺醒了戰帝之血才獲得的。

“難道戰帝在世間還留下另一個傳承?”

炎煌眼中綻放寒芒,他拿出一桿燃燒著火焰的長矛向秦陽走來,這桿長矛是一件頂級不朽命器。

他欲用這桿長矛釘穿秦陽的身體,結束秦陽的生命。

秦陽此時身受重傷,胸口有一個血洞,本身就不是炎煌的對手,再加上那些太陽族強者,怎么看都沒有活路。

但他眼神平靜,沒有任何恐懼,嘴角還有淡淡的冷笑。

“你的名字不叫孤鴻,而是叫秦陽,我猜的對不對?”炎煌來到秦陽面前,用長矛指著秦陽。

“他是秦陽?”

青銀沙露出狂喜之色,如果孤鴻真是秦陽,那輪回圖就在他身上。等炎煌得到輪回圖和太陽神矛,不光能重振太陽族輝煌,還能爭奪這個紀元的紀元之主!

“從你貪婪的眼神中,我就可以看出你不會成為戰帝。”秦陽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罷了,殺了你,再搜你的魂,一切都會知道。”炎煌用長矛向秦陽刺去,不打算跟秦陽廢話。

他動手時,九陽天經也運轉,九顆太陽演化出來,釋放能焚化萬物的太陽本源。

演化出九陽,這是把九陽天經修煉到了大成,炎煌不指望太陽本源能傷到秦陽,只想把秦陽炸死!

九顆太陽向秦陽撞來,想逼他動用輪回圖。

輪回圖內,冥急得團團轉,映羽丹皇還在煉化神丹,等她煉化成功,秦陽估計都死十次了。

“不急,我說他死不了,他就一定不會死。”昆木樹靈催動本體,讓昆木神樹飛出去保護秦陽。

外面,秦陽握住刺來的長矛,徒手接下這件不朽命器。

命器是抵擋住了,但是那九顆太陽也撞來了,這九顆太陽散發毀滅氣息,分明是想把他炸死。這個時候,以他的力量很難抵擋。

千鈞一發的時刻,一株昆木突然出現,樹枝伸展,樹葉覆蓋,將秦陽護在其中。星辰小说*网*wWw.xingCHeNxs.com

“圣子大人快收手,不可冒犯昆木前輩!”

見到昆木神樹,那些太陽族強者立刻大喊,在他們心中,昆木神樹也是太陽族的圖騰,神圣不可侵犯。

“來不及了。”炎煌握緊拳頭,內心非常嫉妒,昆木神樹為什么認可秦陽,而不是他?

轟!

九顆太陽自爆,讓丹界的空間塌陷,外面的眾人看見昆木,眼睛都紅了。

“昆木果然在他身上!”多寶道人大喜,舍棄神丹宗的寶庫飛入丹界。

外面的情況比丹界內還混亂,隨著尸陰宗發動攻勢,各方勢力的武者也參與搶奪。

他們對神丹宗的底蘊垂涎已久,現在迎來一個千載難逢的時機,怎么會放過這個機會?

神丹宗弟子被戰尸大軍包圍,無法去阻止那些勢力,丹塵至尊也被幻魔拖住,讓神丹宗眾人更加絕望的是,絕滅至尊從空間之門走了出來。

“昆木道友,這次你沒有選擇了。”絕滅至尊降臨后,目光就鎖定昆木神樹。

“這個世間,還沒有生靈能左右我的意愿。”昆木樹靈的聲音從輪回圖傳出。

“唉!昆木道友,我只是想請你去我們尸陰宗做客,沒有其他目的,請你放心。”

絕滅至尊態度誠懇,沒有到最后一步,他不想跟昆木神樹撕破臉。

“尸陰宗我是不會去的,你們的傀儡之道,與我的世界之道相違背。”昆木樹靈表明了決定。

“那沒有辦法了,只能得罪了。”對于昆木樹靈的決定,絕滅至尊不感到意外。

眾人見到絕滅至尊向丹界飛去,都知道他要用強硬手段了。

“昆木承載了世界氣運,你敢動它,就是觸怒天意!”丹塵至尊一邊抵擋幻魔的攻擊,一邊拖延時間。

“我們的傀儡之道,就是逆天而行,還擔心觸怒天意嗎?”絕滅至尊大笑,走入丹界當中。

炎煌暗道不妙,絕滅至尊一來,他就沒有機會得到輪回圖了。

外面,千幻比他更急,她釋放魔氣,幻化出千萬只魔頭攻擊丹塵至尊,一直沒有用全力。

在魔云中,她變成人類形體,是一個身穿黑裙的絕色女子,一雙瞳孔是赤紅色的,顯得分外嫵媚。

“天魔之眼……是真真正正的魔眼,不是虛幻的……”

千幻盯著秦陽,她感應到了天魔豎眼的氣息,她發現秦陽體內還有天魔的空間本源,這兩樣東西她渴望得到。

幻魔對同級別的魔族很敏感,秦陽眉心隱藏的那顆豎眼泄露了他的秘密,如果他把天魔豎眼收入輪回圖,千幻肯定感應不到。

“絕滅至尊,昆木神樹我可以不要,但這個人必須給我。”

炎煌和青銀沙站在一起,無懼絕滅至尊,他們的頭頂有一幅陰陽圖,陰陽合道,短時間內可以爆發出極強的戰力。

絕滅至尊掃一眼秦陽,他對秦陽不是很在意,剛想答應炎煌,起源君主就飛入丹界制止了他。

“昆木神樹和這個人我們都要!”起源君主很好奇秦陽身上的秘密。

“你們可以滾了,沒資格跟我談條件。”既然起源君主開口了,說明秦陽很重要,絕滅至尊讓炎煌他們滾。

炎煌臉色難看,怒火不斷攀升,要是打起來,他們肯定是打不過一個至尊的,但是絕滅至尊也別想殺他,他有保命的手段。

“忍一時,謀萬世之基,等你成為了戰帝,再來洗刷今天的恥辱。”青銀沙傳音給他,讓他忍。

“可是輪回圖不能落在他手上……”炎煌關心的是輪回圖。

“你看他眼神平靜,說明他也有保命的手段,或許他可以逃過一劫。”青銀沙注意到秦陽很冷靜。

秦陽表面上平靜,內心的怒火已經可以焚天了,這些人把他當成了什么,任殺任宰的螻蟻嗎?

“前輩,怎么辦?”雖然憤怒,但秦陽更多的是無奈,他的實力不能抗衡一個至尊。

“我已經想到一個辦法了,只不過要讓你犧牲一些代價。”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加拿大pc28全天走势图